“掏空”舍得酒业的天洋控股 倒在了烂尾楼里

“掏空”舍得酒业的天洋控股,倒在了烂尾楼里!

来源: 环球老虎财经app

原创 曹婧晨

兜兜转转,ST舍得实控权又回到了射洪市人民政府手中,其对周政执掌的舍得酒业以及沱牌舍得集团早已有不满之意,不仅业绩承诺未达到,还违规占用舍得资金。当初燕郊地产商天洋控股突发异想,斥巨资参与舍得混改,并称对其一见钟情,如今看来,当时作为上市公司的舍得酒业品牌价值高、市值盘子小,通过这一平台为整个集团开拓融资渠道,这或许才是天洋控股出手并购的重要原因。

12月9日,ST舍得发布了股价波动异常的公告,最近三个交易日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5%以上。此前由于ST舍得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导致舍得被带帽。

经公司向天洋控股核实,天洋控股对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全部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不存在不同意见,该事项将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周政变更为射洪市人民政府。

出事后ST舍得的高管基本上全部换完,天洋控股人马几乎悉数出局。引入天洋控股进行混改之初,射洪市政府即是为了让舍得酒业进行市场化运营,没在经营管理上插手,让企业放开手脚干,对天洋控股寄予厚望。

而随着天洋控股的资金占用问题层出不穷,在复杂形势之下,射洪市政府暂时接手进行“过渡”。如今从射洪市人民政府的态度和举动看,其想要为ST舍得寻找新的领路人,很有可能会引入第三方资本介入。而因非法占用4.75亿舍得资金,天洋控股和背后的周政成了旋涡的中心,这背后可能又是一个地产商败走的故事。

空手套白狼参与舍得混改

资料显示,天洋控股2000年初转型涉足地产行业,后于2005年将总部迁至北京,其最被外界所熟知的项目是“天洋运河壹号”的高端总部会馆,以及令其资产规模狂奔的燕郊天洋城系列,产业横跨文化产业、科技产业、互联网金融、产业地产的大型控股集团,而房地产是天洋的主体业务板块。

2015年不知道哪阵风吹过,这家地处燕郊的地产商突然想要参与远在四川的舍得白酒混改。舍得酒业的前身是知名的沱牌曲酒,是四川白酒的六朵金花之一,除开茅台、五粮液,沱牌曲酒一度跟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全兴大曲等其他白酒品牌齐名。由于沱牌舍得增长缓慢,被竞争对手纷纷赶超。于是,引入外部投资者进行改制,被当地政府早早摆上了案头。

虽然天洋集团产业横跨多个领域,但经营酒和运营房地产显然不是一个套路。白酒行业自2013年进入下行通道,随后酒企“混改”成为风靡一时的操作。一直就想“卖身”的舍得,终于等来了机会。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天洋控股经过203轮的竞价,以38.22亿元的总价,在舍得酒业重组中脱颖而出,取得舍得酒业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这次收购溢价率高达88%。

周政在2015年的签约仪式上,曾如此表达天洋控股投资舍得酒业的决心 , “我对沱牌舍得一见钟情,当即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重组。”  为此,在与射洪县政府的协议中,天洋控股承诺2018年沱牌集团力争实现50亿元销售收入,2020年实现100亿元销售收入。

事实上,在收购之初,称对舍得一见钟情,要弘扬酒文化的周老板或许有着更多利益的考量。如今来看,当时作为上市公司的舍得酒业品牌价值高、市值盘子小,通过这一平台为整个集团开拓融资渠道,这或许才是天洋控股出手并购的重要原因。 

天洋控股为了完成对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收购,从中国建设银行廊坊分行处获得23亿元的并购贷款,而颇有意思的是,这笔贷款是由天洋控股将其持有的沱牌集团70%股权质押,并且以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四个房地产项目销售资金作为补充担保。这笔并购贷款,也为后来的天洋集团所持沱牌舍得集团股权被司法冻结,埋下伏笔。

而其原来入主的15.32亿自有资金也并非是其自己真实的自有资金,而是通过旗下上市公司梦东方在港股发行债券融资获得。

2015年,当时还是“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梦东方,向天洋投资发行了本金总额15亿元的可转换债券。这也意味着天洋控股收购沱牌舍得70%的股权完全是空手套白狼。但无论如何至此,天洋旗下拥有了两大上市公司,舍得酒业,还有梦东方(集团旗下的文旅产业)。

巨大的资金“窟窿”

2014年,燕郊西出口102国道旁,一个号称“世界最大商业项目”的地产楼盘沦为了烂尾楼。在天洋控股拿下舍得实控权后,转头又斥资60亿元接盘了位于燕郊的一座烂尾楼成功大广场。

2015年,那时房地产业务仍是天洋控股集团的重心所在。

烂尾十年,该项目最终被天洋集团以20.8亿元收购收入囊中,成功大广场更名为天洋创新中心——也就是后来的北京LOGO项目,该项目是天洋旗下地产公司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

据悉,原成功大广场项目建设规划设计因其已不再符合燕郊高新区发展的城市定位,也不符合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造成了土地资源的浪费,因此天洋集团旗下的三河东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拟投资607528万元打造的集娱乐休闲、商业、办公等于一体的天洋·创新中心应运而生。

一个华北地区的烂尾楼,一个改制重组的中国名酒企业,本来两个毫不相干的商业主体,却因为一个叫周政的湖南商人建立了联系,一同出现在“天洋系”的资本江湖局中。

按照规划,天洋创新打算模仿北京像素,将烂尾楼改造后包装成商务公寓进行销售,希望借着烂尾楼项目快速回款。2017年天洋创新中心才完成拆除烂尾楼和配合当地交通改造工程的工作,不曾想,这一年北京市出台了“326”政策,直指商住房,包括环京商住房,天洋的如意算盘就此被打破。

而为了尽快将烂尾楼改造成功,天洋控股于2017年发起设立两个信托项目,合计融资规模达48亿元。

这两个信托本应在今年上半年到期兑付,但因资金问题亦被迫延期。事实上,天洋控股还有一个巨大的资金“窟窿”,就是北京房山的“超级蜂巢”项目。

2017年,为了开发超级蜂巢项目,天洋控股关联公司北京天洋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向银行贷款28亿元,但受新政影响,超级蜂巢项目开发和销售均受阻,6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一项目仍是“部分竣工” ,但热度下降,梦东方不得不暂缓蜂巢项目的建设以及销售,如今还有25亿元尚未偿还。

过于激进地扩张买地、收购,带来的结果就是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走高。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上半年,梦东方资产负债率已经由64.99%增至74.85%。

而“北京LOGO”项目原是历时10年的烂尾工程,天洋控股在2015年底收购此项目,期间停工超过两年,仅财务成本就高达近9亿元。按照此前披露,该项目还有37亿的信托尚未偿还。

2018年天洋创新中心在2016年发行的信托计划,因为资金链断裂不能按期兑付被迫展期,而周政早年在秦皇岛持股的天洋百货公司已被列为失信执行人。直到2019年,北京LOGO项目才又重新动工,但是此时的天洋创新中心已经是负债累累了。

地产成了周政堵不上的“窟窿”,于是想到了业绩蒸蒸日上的沱牌舍得。2018年,舍得酒业营销公司总部搬迁至北京,这里是天洋控股总部所在地,而沱牌酒业营销租用的正是天洋控股房产,一年租金500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数据,自2015年天洋集团入驻以来,舍得酒业与天洋在房屋租赁及购买产品方面,发生关联交易金额至少达1.6亿元。其中,舍得酒业购买天洋电器6074万元,房屋租赁费用累计达9929.65万元。

违规占用资金,拆东墙补西墙

此外,天洋控股集团以及关联公司多次因资金紧张,向沱牌酒业以及旗下舍得酒业寻求资金拆解帮助。

由于天洋控股未能及时归还资金,忍无可忍的沱牌舍得及其子公司将天洋控股及其相关人员告上法庭,并申请冻结期其所持舍得酒业股权。

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意了沱牌舍得的要求。2019年12月,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已与天洋控股达成共识,天洋控股将在9个月内分期偿还沱牌舍得集团的欠款及利息。天洋控股当初承诺舍得的业绩非但没达到,还大量占用舍得资金。然而9个月期限已至,天洋控股仍有4.4亿元未还,另有3486万元资金占用费。这才有了今年8月19日晚间,舍得酒业爆出天洋控股违规占用资金一事。

舍得酒业称,天洋控股存在通过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有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舍得酒业爆出资金占用问题后,射洪市相关部门如此迅速将刘力、张绍平等“天洋系”高管控制,显露出射洪市地方政府对周政执掌舍得酒业以及沱牌舍得集团早已有不满之意。

2019年以来,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通过蓬山酒业非经营性占用沱牌舍得集团资金约40.1亿元,其中2019年度累计发生金额约21.6亿元,2020年至今累计发生金额约18.5亿元。上述资金往来无实质性业务。

违规占用的资金主要流向天洋控股、三河天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洋房地产(三河)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包括蓬山酒业、三河玉液、舍得集团均与天洋控股存在关联关系,在本次资金占用中由天洋控股统一决策。

当初被天洋控股寄予厚望的烂尾楼和房山的超级蜂巢项目,不仅没给其带来奇迹,还甚至拖垮了天洋控股。如今对于周政来说,目前已经没有什么项目能够快速回笼资金。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