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杀猪盘”浮出水面 牛散景华因涉嫌操纵吃罚单

一则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再度令仁东控股(002647.SZ)受到市场关注,其背后的“杀猪盘”也浮出水面。

据公开报道,证监会5月14日披露的一份《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显示,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证监会拟对其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景华是A股市场上的著名牛散,投资策略为押注重组股,曾举牌民盛金科(仁东控股前身)、冀凯股份。

不过,其在上述两只重仓股上的命运,均以“吃罚单”收场。因存在短线交易等多项违规,深交所2018年10月对景华给予公开谴责;次年9月,针对景华的违规操作行为,河北证监局对其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去年12月,仁东控股一度遭遇14个跌停板,而在此之前,公司股价累计涨幅高达300%。高位闪崩令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而景华在去年第三季度已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之列,在股价闪崩之前减持离场。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各路游资曾折戟于仁东控股,但年内,二级市场再度出现了游资“重游”仁东控股的情况。

从入局到减持套现离场

回顾景华入局仁东控股过程。2016年,景华进入仁东控股十大股东之列。

据Wind,当年一季度,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景华为新进股东,持股数量1118.4股,占总股本比例5.09%。

景华承接的是仁东控股原实控人戚建生的持股。

2016年初,宏磊股份(仁东控股的前身)易主,原实际控制人戚氏家族将所持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7%的股份悉数转出。而后,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

股东方焕然一新。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健汇投资有限公司、杭州焱热实业有限公司及自然人景华承接了这部分股份,成为仁东控股新股东。

当年1月下旬,公司公告称,戚建生与自然人景华已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向景华转让股份共计111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9%。

到了当年三季度,景华增持141.92万股,持股数量增至1260.32万股,位列第三大股东。

公司基本面上,据2017年年报,仁东控股营收9.5亿元,但净利润亏损2.16亿元,基本面表现难言优秀。

2018年下半年,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内蒙古前首富霍庆华之子霍东成为实控人。当年,仁东控股扭亏为盈。据2018年报,公司营收为14.85亿元,同比增逾五成%;实现净利润5298万元,同比增长124.56%。

不过,仁东控股股价未有明显起色。公司股价从2017年年中的约为24元/股,一路下行至2019年3月初的约14元/股。

2017年至2019年期间,景华增持了仁东控股,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持有仁东控股3287.76万股,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但2019年年中开始,仁东控股的股价开始拉升。从14元/股水平,一路攀升至2020年底的最高位64.72元/股。

2019年第四季度,景华减持400万股,持股数量变为2887.78万股。2020年三季度后,景华“消失”在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股价闪崩前精准逃离

股价大涨之际,仁东控股在2019年至2020年经历了业绩下滑、北京海淀区国资入局等情况。

仁东控股的股价由2020年初的16元/股上涨到11月20日的高位64.72元/股,在此期间,景华减持套现。

仁东控股于去年8月中旬公告称,收到景华发来的告知函,获悉其减持公司股份数量超过1%。

公告显示,2020年5月21日至8月12日期间,景华及一致行动人减持仁东控股1887.19万股,权益变动方式为通过证券交易所的集中交易。

据市场数据,以当时股价水平粗略计算,景华和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润泽2号私募基金为一致行动人,二者合计减持套现保守估计在15亿以上。

就在景华退出公司十大股东之列的几个月后,去年11月,仁东控股股价高位闪崩,此后遭遇连续14个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年内,仍有游资重游仁东控股。

仁东控股3月8日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21年2月24日至3月8日收盘价累计涨幅为122.8%,累计换手率为198.1%,期间4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今年3月下旬(3月18、19、22日),仁东控股在三个交易日内一度走出跌停、涨停、跌停的过山车行情。

3月19日深交所发文称,3月15日至3月19日,本所共对39起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涉及盘中拉抬打压、虚假申报等异常交易情形;继续对前期涨幅异常的“仁东控股”“*ST众泰”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原标题:仁东控股“杀猪盘”浮出水面,牛散景华因涉嫌操纵吃罚单)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